• <p id="gcb09"></p>

    1. <pre id="gcb09"></pre> <p id="gcb09"><label id="gcb09"><menu id="gcb09"></menu></label></p>

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  樹樹皆秋

      2021-10-08 10:19:49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張雪云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  月色漫開來的時候,大地升騰出一些茫茫的白光,夜的影子在漸漸聚集。遠處高大突兀的山脊,和近處一些參差的葦草和樹影,在眼前搖曳。山里吹來的風,有些悠悠的,拂面的清爽,讓人沉醉。和夜一起沉沉而來的,是我的倦意,但我不想辜負這樣靜謐難得的夜。隨手披起粉色絲巾,當是披肩了,多少能抵擋一些涼意。立秋時節早就過了,早晚溫差是自然而然的。云天收夏色,草木動秋聲。此時唯一的響聲,是一河流淌不息的索溪水,嘩嘩啦啦,有些驀然,又有些理所當然。如川之逝,不舍晝夜。

        一個人醒著,看云中月,看山之脊,看之所看,想之所想,一切皆有深意。夜色里,似乎能悟透人生旅程的某些迷津,但似乎又什么也沒有明白過來,自己終究不過是俗世之人,好在還有一句“難得糊涂”安慰人心。夜,正夜著,木葉秋聲里,伴著蟲鳴陣陣,卻并不被人在乎,任憑一腔在心中淌出的情緒,隨著水流,蕩漾而去。

        此時,和我一樣醒著的,應該還有一群人,他們在想些什么,忙些什么呢?憔悴的道理兄,親切的稔香,暖心的鳳英,還有一些大病初愈讓人牽掛的身影。人到中年,盛夏之后的必然衰頹,不免讓心戚戚然。如草木入秋,褪去一身繁華,該得要為漸漸泛黃的葉,多費一些心思了。好在四季輪回,春華秋實。秋天結出碩果的同時,尚能秋出一番韻致,一番境界,這就是秋天的可愛之處了。

        何時入睡,又何時醒來,這已經不重要,重要的是,醒在山水間,呼吸清新甜潤的空氣,幾多好。不知不覺中,天邊染了云霞,色彩恰到好處,剛剛捕捉到一兩個鏡頭,就又散了去。陽光開始欣欣然了,有些晃眼,又是一個天清氣爽。細聽窗外水響,索溪的水依然不急不緩,長流了一整夜。

        看著一切美好如初的張家界,我在心底深深地舒了一口氣。秋天的我們,同秋天里的張家界一樣,美好而深情。

        廣場空曠,人們有序的入場,好山水在深閨里養著,等著初見的人們揭開神奇的面紗。一只沉思的猴子,坐在達爾文《物種起源》的書上,一手撐著下巴,一手拿著人類的頭蓋骨,弓著腰,曲著腿,它在遐想,在琢磨。當然,這是一只由大師雕刻的猴子,和在山路上搶人背包的猴子顯然不一樣。這大概是后天的猴子,后天猴子思索人類的今天,這是人類和人類的祖先萬萬沒有想到的。誠然,今天的我們,無法進口白云和藍天;明天,也無力再造河流與山川,我們只有一個地球,賴以生存的唯一。讓人感傷的是,人類需要地球,但地球,并不需要我們。

        一路上,山水相依,心思愜意,眼前是走不出去的畫卷。一路上,我惦記著金鞭溪搶母親背包的那只小猴子,模樣機靈,有幾分頑皮,又不免讓人心痛。心存善念的母親說,讓它們搶吧,看著挺開心的。只是小猴翻過包后失望的眼神,看著真是于心不忍。母親后悔沒有存著食物在包里,一路上說了好幾遍,都走好遠了,還在回頭尋找那只隱沒樹叢里的猴子。人在山水間行走,良善一路隨行。

        坦白說,我到張家界是來看母親的,然后帶著母親看張家界的同學們。親情與友情,對于在不斷做減法的人生行囊里,那是我無法割舍的,少有的幾樣珍貴之一。母親所珍貴的,就只剩下我和姐姐了。在母親的世界,一直有兩個牽掛的地名,地名里,一個嵌著姐姐,一個嵌著我,母親在原地,或東張,或西望,向東是星城長沙,西望是大庸府城張家界。一望就是一生。

        張家界距離母親,其實并不遠,之間靜靜地隔著一條張沅公路,也隔著深溪口、楓香坪、筒車坪、四都坪、沅古坪,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村寨民居。彎彎繞繞,爬坡越嶺,穿溪跨澗,近三個小時。最終,從一個村莊到達另一個村莊,從一種方言到達另一種方言,從一條水途到達另一條水途。這么些年,母親就在這條公路上一趟又一趟,走親訪友,來回奔波。她清晰地記得,這些一路蹚過的溪河、路過的村莊、越過的山嶺,似乎都成了她內心的惦記,可以如數家珍,娓娓道來。張家界一直是她的牽掛,她牽掛的不僅僅是這里入畫的山水,更是因為惦記嫁來這里的姐姐,這是她的心心念念,她把陌生而又熟悉的張家界,當成了自家。

        母親眼里的張家界,更多的是煙火,是溫情,是兒女情長。這和滿腦子詩情畫意的我,似乎有些不一樣。這里滿眼都是詩,是畫,是遠方,無論我多少回來看張家界,都一如初見。來,或是不來,她們,寵辱不驚,美麗依舊。天子山,一直都在那挺拔著;金鞭溪水,一直都在那流淌著;黃龍洞石筍,一直都在靜靜生長著。難道她們就真的不會老嗎?亙古青山,流水常新,待??菔癄€,今夕何夕?看來,老去的,只能是滄海一粟的我們。

        來張家界走走吧。于都市蕪雜的人事紛繁中,放下一些該要放下的。來到這里,每看一眼都是景,每走一步都是詩,每過一天都是生活。閑時看十里畫廊的山水長卷,頂有神仙的云海漫道,世外桃源的空中田園,純靜幽深的寶峰湖,美輪美奐的溶洞奇觀,置身任何一處,你會真真忘記你自己,就如同置身億萬年前的海底世界,現實與夢幻,夢幻與現實,何須苦苦求證,身處其中就好。一些前世今生的事情,久遠得讓人難以置信,除了感嘆,最好無言,靜靜端坐在時光里,不與塵世爭長短。當然,你還可以,從一方水土,一片化石,一截殘骸,復活一個遠古的時空幻境,也復活出一份不同往昔的心情。

        要暫別了,上一號環保車時,回頭又看了一眼,青山處,艽野里,到處散金碎銀,樹樹皆秋色,山山唯落暉。上蒼獨愛這片神奇的土地,愛得有點讓人羨慕了。有的人,醉了;有的人,不愿醒來。



  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  舉報此信息
  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  亚州Av
    2. <p id="gcb09"></p>

      1. <pre id="gcb09"></pre> <p id="gcb09"><label id="gcb09"><menu id="gcb09"></menu></label></p>